最新消息

首页>最新消息>反食物浪费,食物银行开进社区

反食物浪费,食物银行开进社区

2018-08-02 10:56:38

什么是“剩食”:1. 过了有效食用期,但仍然可以安全食用的食品;2. 贴错标签,或包装损坏,在超市无法出售的食品; 3. 厂商生产过多,堆积下来的食品。这些在供应链中被放弃的食物们,就被称为“剩余食物”,它们不是那些变质腐烂、难以下咽的食物,而是那些完好而新鲜的食物。

近日,广州、上海两地的“拯救食物行动派”志愿者碰头,他们研讨临期食品和丑颜食品的出路时表示:“应让剩余食品供应到社区,让困难群众更便利接受救济。“高颜值”的水果人人爱买,剩下的“丑陋”瓜果,则在“选美”中被消费者淘汰;点心店里的面包、蛋糕,离保质期还有一两天,却因为消费者购物心理而面临葬身垃圾桶——各种食品消费活动中,这样的情景时常发生,但有没想过,不愿购买“丑颜”和临期食品,也能造成大量浪费?

食品仍在商品价值期, 却被大量浪费

倡导“拯救食物”的广州大学生志愿者苗苗,向新快报记者分享了一个经历。苗苗生长于广州某历史悠久的城中村,由于村子拆迁搬迁,去年终于在新地方建成新村落,为了庆祝这件大事,村子摆起了村宴,宴请回迁村民和兄弟村超过12000人吃饭以庆贺回迁。 尽管宴会热闹进行祥和结束,但在当晚宴会结束后,苗苗在会场内发现大量餐桌上留有剩饭剩菜,在部分餐桌上,更发现这些餐桌的一次性碗筷包装通通没拆,摆在桌子上的饭菜一点没动过。“不用想,这些剩菜的结局,就是 住 进了垃圾桶,和餐厨垃圾一起运到垃圾堆填区。”

“每当我们去超市购物时,货架上摆放着的总是一排排整齐、美观、笔挺的蔬菜,可是如果去各地的农场上走一走看一看,似乎 现实 并不总是那么 完美 ——长着两条腿的萝卜、弯得像个问号似的黄瓜、水果上被虫子啃过留下的斑斑点点、连体 双胞胎 土豆,还有各种各样模样 怪异 的食物们,这些都很常见,却肯定不会出现在超市货架上。毕竟大自然不是机器,无法制造出外表一模一样的产品。但是在人们对食品 完美 的追求之下,那些外观 丑陋 的蔬果们就这样被慢慢忽视了,甚至有人完全不知晓它们的存在。”李冰介绍,“以上海为例,超五成超市食品因临近保质期而提前下架,近八成面包房面包提前下架,近八成的家庭看见家中储存的食品即将到达保质期便扔掉,不同程度地浪费着仍可食用的食物。”

环保处理剩余食品,国内“食物银行”遭遇瓶颈

据专家介绍,在国外,食物银行的运营,则是处理这些“剩余食品”的高效办法。李冰介绍,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,欧洲首家剩余食物超市WeFood在去年开业。这个超市专卖糖类、面食等“过期食品”,但这些食品对身体是无害的,售价比外面低三到五成,所有利润全部作善款捐出。开业后,超市生意远远超过老板预期,每天早上还没开门,就有好多人排长队,连丹麦王妃和粮食环境部长都亲自前来捧场。除了超市的目标受众——低收入人群光顾,哥本哈根一些居民也专门骑车绕道过来选购食物。这并非是跟风或贪小便宜,而是展示他们对消除贫困的支持,重新思考珍惜食物的意义。

而法国的做法,则禁止超市抛弃或销毁未卖掉的食物。“比如法国明令规定,如果超市里的食物没能卖出,超市必须把食物捐给慈善机构或食物银行,让相关机构把食物交到贫穷的人手上。如果超市面积大于400平方米,老板就必须要和这些机构签订协议,否则就得缴纳3750欧元(约2.79万元人民币)的罚款。这项全国厉行的政策,将为地球节省很多食物资源。”

相比之下,广州也有食物银行,但在复制国外食物银行概念的过程中,正在遭遇瓶颈。据了解,2015年12月,一家公益机构和广州市慈善会合作运营的“百家食物银行”虽然正面向广州市老人院、广州凤阳、昌岗、赤岗、华洲四个街道的困难家庭,但分发的食物,仅限于包装好的油和大米,拓展的速度并不能解决食物浪费这一困境。而深圳的“芳草地社工服务中心食物银行”公益项目,虽然成立得更早,2012年开始已经为近万人送去温暖,但2015年却因资金链断裂、人员流失等问题结束了运营。

志愿者建议让“食物银行”走进更多社区

志愿者提醒值得注意的是,存在食物浪费的城市里,仍存在不少贫困人群。“在食物银行存在的情况下,公益机构应该好好研究,如何调动起食物银行的作用,为有需要的人,连接起更高效的接济渠道。

对于“共享冰箱”,广州已有本土公益组织正在调研开展该项目。“食物银行若要解决食物浪费和困难家庭救助两大议题,确实应该走进社区,用更直观的方法让大众看到这一帮扶举措。我们正在研究开展方法,拟用 社区营造 的方式切入,调动街坊捐赠食物、共享冰箱储存、困难群体索取的模式,在海珠区怡乐路一带开展 共享冰箱 项目。”广东千禾社区基金有关负责人介绍。